這兩天上班照顧到一個百歲人瑞, 實際歲數是103歲, 而且這個老婆婆竟然跟我同天生日!!!

 

這些年在臨床上也遇過幾位百歲的人瑞, 有的還很精明, 生活尚且能自理, 但是這次這位阿嬤, 就有點讓人不忍

 

認不得任何人了, 也不太能溝通, 整天下來聽到最清楚的一句話就是"滾開"

 

全身水腫到有點可怕的程度, 到處都是瘀血, 直腸還直接脫落肉眼明顯可見的程度 (白話一點就是脫肛....!!)

 

整個肺積痰積到有點"淹水"的狀態, 呼吸十分費力, 我們也不敢太過於頻繁的替她作呼吸治療或拍痰的動作, 怕一不小心就停止呼吸了 (這常發生, 真的!)

 

更不用說四肢無力, 完完全全是要靠外人照顧

 

病人的家屬已經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

 

 

我們這兩天遇到的醫療倫理難題在於: 病人並未達到"頻死狀態", 也就是vital sign是stable, 直腸脫落是最明顯急需處理的問題, 最好的處理方式是開刀....但是...103歲了, 身體狀況又是這麼的脆弱, 開刀大概開到一半病人就撐不下去了, 沒有一個醫生敢作這樣的建議.

 

再者, 病人的power of attorney (就是病人在意識尚為清楚時簽下的醫療代理人), 是病人的孫子, 他和他媽媽, 也就是病人的媳婦 (還是女兒不清楚)...目前是對簿公堂的狀態, 吵得是病人的監護權以及照顧權........鬧蠻大的就是, 他也很為難, 因為他下的任何一個決定, 以後都可能會成為對簿公堂的證據.

 

這兩天身為病人的primary nurse, 我真的花了很多時間跟家屬和醫生和社工師溝通 (我手邊還有其他的病人得照顧呢...尬得..更不用說一堆出入院了), 因為昨天白天病人還能進食一點點東西, 昨天晚上開始病人就什麼都不想吃, 連一口水都懶得吞....

 

進食和呼吸狀態通常是我們評估一個病人整體情況的指標, 病人的主治醫師似乎搞不清楚狀況, 今天下午電話通知她今天一整天病人連一滴水都不喝, 她竟然問我說"那妳需要我給妳order去插鼻位管進食嗎?"...聽到這樣的答覆我真的是傻眼兼無言了, 如果病人不想吃, 不想動, 她的身體狀況已經很明顯的往下掉, 請問給點滴或是插鼻位管強迫進食有意義嗎??

 

最後是社工師努力的找到願意接收病人的護理之家 (真的很辛苦, 打了超多電話), 在那之前我們也連絡了醫院的安寧醫療團隊前來評估病人的狀態, 以決定是否需要繼續讓病人待醫院, 還是可以轉到lower level of care並讓那邊的安寧醫療團隊持續追蹤這個病人及家屬的身心靈照顧. 最後病人的孫子也在傍晚來到病房, 經由我們耐心的解釋及讓他私下詢問我的意見後, 總算達到一點共識, 就是同意讓病人明天早上轉出去護理之家, 然後讓安寧醫療介入照顧. 尊重病人的意願, 讓她能夠舒服平靜的走完人生這最後的一段路. 據說這家夥很難搞, 但是我這兩天跟他無數通電話的交手之下, 他竟然在最後離開病房之前來跟我握手道謝!!

 

以前在學校, 上課或實習, 唸過再多的原理及個案討論, 考再多的試, 都不及真正遇到一個病人用自己的身體來教妳一些很難理解的事情來得直接和震撼. 什麼是身心靈全責的照護, 什麼叫作護理, 一個護理人員能夠作到多少, 有時甚至能超越醫生的理解範圍, 以往對於書本上講的這些東西皆嗤之以鼻的我. 有著很深的感觸........

 

老天保佑, 讓我在邁入第四年工作的現在, 還能不忘初衷, 還能保持替病人和家屬的立場著想的態度, 還記得自己是誰, 不是給藥的機器.....

下班後很累, 但是心裡卻是滿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TC 的頭像
STTC

STTC in Los Angeles

STT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