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很莫名其妙的深夜裡失眠了,有些呼吸不順,似乎是房間太悶,也或者是突然的情緒不佳

起身環繞著台北房間的四週,看著床邊放著一小箱裝滿著卡片信件的小紙箱,應該是之前家人回來時要找我房間的電話孔而拿出來忘了放回去的吧

其實我是不太想再去碰觸的,不過就像潘朵拉的盒子,這是個充滿著小時回憶的通道,一但打開了它,就無法遏制的翻找著,我在找什麼呢?



那是我一個曾經很好很好很好的國中同學,好到覺得這輩子會一直跟她當好朋友下去,甚至比家人還親近,我想跟我熟稔的朋友們應該都知道她甚至看過她,從小我有個習慣,會把所有寄給我的卡片或信件都保存起來,到現在每一封都還是完整的在那邊,當然,包括了那位同學曾寫給我的所有信,都還在那邊.

我一封一封的看著,從國一自己剛移民到LA時的青澀歲月,字裡行間看到她的都是純真無心機,到國二的有點叛逆,但還是透過文字表達對身在異鄉的我的關懷,看著看著竟然笑了.她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國三我從LA回到台灣的原班級,跟她一直很好,或許是她的個性裡面有些我沒有的,所以我幾乎把她當偶像,跟她很有得聊,很喜歡跟著她做一些事情,包含了翹課請假在家,培養閱讀課外書的習慣,甚至是耍著很無聊的叛逆.


升上高中後我和她依然保持聯絡,當然會有些意見不合或是爭執的時候,但我依然認為她是我很重要的一個朋友,重要到我願意在禮拜六中午下課後,背著書包從中正撘公車轉火車到板橋找她,或是約在台北車站,然後一起談天說地的聊著或逛街,或是明明沒多餘的時間去補英文的,卻跟著她旁聽了一整個暑假的賴世雄英文班.


上大學後,跟她突然變得疏於聯絡,即使一開始我們也會互相約在木柵指南路上或是羅斯福路,她開始認為我唸台大後變了很多,我覺得她什麼事情都不講,讓我很難繼續當朋友下去,一度我們都不再連絡,也或許是忙吧,我上大學後忙著玩樂,課業也越來越重,那四年間,有曾經關係好轉過,但多半是疏遠而冷淡的,我竟也忙到沒時間去對此感到遺憾或是難過,即使有,也是短暫的.


大學畢業後,我去LA前夕,撥了通電話給她,突然間的,交換了msn後,開始又連絡了起來,得知她有意到美國唸書,我開心極了,剛到LA的第一學期,我幫她看那些文件,雖然過程鬧的有點不愉快,但是很快的就講開,會讓我跟她走到今天的情景,是她在兩年前的過年來到LA遊玩,或許是因為期待大不相同,我發現了那個一直以來我以為我知道她跟我個性差異最大的內在,我突然厭倦了都是自己一直拼命講話的互動,加上當時美國的家裡發生一些事情,我沒有跟她說,但我心情極度惡劣下還當著地陪,卻又看到她似乎玩得很沒意思的神情,因此我跟她在遊樂園大吵一架,隔天她就改機位回台灣了.


接著下來是我不對的地方,我當時十分的生氣,因此很故意的把跟朋友抱怨的內容貼在bbs的名片上,當然她看到了,寫了一封很嚴厲的信給我,從此之後就是絕交,互不往來.


一方面超生氣,一方面也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去惹毛一個人,還是這樣的一個好朋友,但很多事情做了就沒有退路,直到今日,其實我還是會耿耿於懷,看到任何跟她相關的事情,甚至像這個失眠的深夜看到十多年前她的字跡,都還會突然的掉入回憶的漩渦,那是一段很重要的歲月,道個三天三夜都訴不完,隨著年齡的漸增和人生經驗的累積,才發現這樣的朋友再也沒有第二人,卻讓當時的我給斬斷了那份得來不易的情誼.


我不曉得她知不知道我的blog,其實我是很想問問她現在好不好,但說真的,的確是沒臉再開口了,即使那年冬天我跟她都有錯,我卻是那個毫無疑問最不應該的人.一個遠從台灣來找妳的朋友,再怎麼樣,那份感動,足以補齊過程所有的不快.很抱歉,被我給搞砸了.


我很少提到國中的生活,並非沒有什麼值得提的,而是太多太滿了.尤其是這個朋友.  


創作者介紹

STTC in Los Angeles

ST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